【中国能源报】“液体阳光”是实现低碳能源的主要途径

  来源:《中国能源报》

  发布时间:2019-10-28

 

  如何实现能源低碳?我总结为三步:第一,化石能源的高效、清洁转化,辅之以节能。通过绿色发展,小幅减排二氧化碳,但这并不能根本上解决碳排放的问题;第二,化石能源与可再生能源优化互补。不能一次性完全切断化石能源,而是一步步与可再生能源互补优化,大幅减排二氧化碳;第三,完全使用可再生能源,实现绿色、零碳排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这其中存在两个技术层面的问题:可再生能源储能和转化问题、液体燃料合成问题。

  越来越受到国际重视

  太阳燃料的实质就是利用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将水和二氧化碳转化为甲醇燃料,我们也称其为液体阳光。这一思路现在越来越受到国际上的重视,我国也有很多科学家和企业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

  其实,从广义上讲,风能、水能、生物质能等很多可再生能源形式本质上都是太阳能。太阳能清洁、丰富、可再生而且潜力巨大,照到地球表面1-3小时的太阳能可满足全球一年的能源需求。问题就在于我们能不能将其转换成我们可用的太阳燃料。

  生产太阳燃料的关键技术就是将水分解成氢气(氢能)和氧气,氢气再和二氧化碳反应就可以产生甲醇和水,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液体燃料。

  提到甲醇,目前有多种制备方式。但就甲醇合成过程中的碳排放来看,煤炭合成甲醇过程中的碳排放量最高,石油会低一些,天然气更低。如果用煤和可再生能源共同制备,可以将碳排放进一步降低。如果通过太阳燃料的制备方式合成甲醇则可以实现零碳排放。 但目前煤制甲醇的成本最低,石油制备的成本比较高,太阳燃料制甲醇的成本则处在中间状态。从生态效应考虑,煤制甲醇最糟糕,石油次之,而太阳燃料的方式最理想。

  目前,甲醇燃料越来越受到政府层面和企业的关注。今年3月,8部委发布的指导意见对甲醇燃料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我国的甲醇制备原料来源广泛,煤炭、石油、天然气、生物质都可合成甲醇,但由于我国相对富煤,所以煤制甲醇在中国具有优势,我们必须认识到煤制甲醇解决了煤燃烧的清洁化问题,但并没有解决碳排放问题;煤制甲醇可以有效利用低品质煤,但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依赖化石资源的现状。那么,凡是利用化石资源生产的甲醇都不是太阳燃料;只有利用太阳燃料,在低碳生态方面,甲醇燃料才具有优势。

  在太阳燃料合成过程中,有两个关键催化技术,一是高效、廉价、稳定的分解水(光)电催化剂,能量转换效率可达80%以上,二是廉价、高选择性二氧化碳加氢制甲醇催化剂。这两个都是我们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也是实现太阳燃料合成的关键。

  2018年7月,我国在西部启动了太阳燃料年千吨级甲醇工业化示范,目前已完成前期中试。这是全球范围内第一次直接太阳燃料规模化合成的尝试。

  作为一种化学储能的形式,它解决了可再生能源间歇性问题和能源使用的随机性问题。太阳燃料合成可以将分散的太阳能收集、长期储存,适应随机的能源应用市场需求。每吨太阳燃料甲醇相当于储存约10000度电,100万吨甲醇就相当于100亿度电。

  理想的储氢模式

  此外,太阳燃料甲醇也是一个理想的储氢模式。太阳燃料CH3OH有助于解决氢燃料电池氢源的制、储、运、加技术,使燃料电池技术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可持续清洁能源技术。有了这样的思路就可以借助太阳燃料建设液态阳光加氢站。解决加氢站建设中氢的储存、运输安全问题。同时,氢作为可再生能源,可以实现燃料电池全流程绿色清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此外,还可扩展为其它化学储氢路线(甲苯、氨),并且与加油站、甲醇站等并存,适合社区和现行加油站,这将是未来加氢站最具优势的发展方向。

  制备太阳燃料主要依靠可再生能源。长期以来,大家有一个误区——太阳能、风能价格偏高,但事实上随着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光伏发电等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已经逐步降低,2018年在沙特大规模光伏发电招标价格已经降到3美分/度,2019年上半年在巴西光伏发电国际招标不足2美分/度(折合人民币0.12元/度)。

  国网88必发官方网站院发布的报告显示,2010 年,我国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约占总装机的6% ,2017 年,这一比重已经达到约14%,到2050年将达到50% 。同时,我国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仅弃风、弃光和弃水的量就可以和三峡电站的发电量相当,合理利用这部分电就可满足当下中国燃料电池的用氢需求。

  此外,我国可再生能源资源分布广,适宜分布式布局制氢和合成太阳燃料,从而建设分布式液体阳光加氢站,结合智能互联网系统,实现可再生能源制氢的优化调配利用。

  可再生能源与煤化工结合是未来方向

  除将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转化为甲醇外,另一种发展思路是可再生能源与化石资源优化互补,即零碳排放煤化工制甲醇,这也是适合煤炭大省山西的一种发展策略。

  低碳或零碳排放是煤化工发展的最理想境界。如何实现是长期以来各国关注的问题。在富煤地区进行新能源革命,必须直面煤和煤化工,做好“低碳能源”意义重大。而发展零排放煤化工一定离不开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新旧动能互补,可再生能源与煤化工的结合将是未来的方向;将可再生能源的无碳制氢代替煤化工的煤制氢,则有望实现零碳排放煤化工。

  利用各种可再生能源特别是风电和光伏电解水制氢,来替代煤化工制氢,其技术关键是: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以及电解水效率和成本。近年来,光伏等可再生能源成本显著降低,光伏发电成本已经逼近煤电成本;同时,电解水装置成本大幅下降,规模化电解水已经可行,能量效率也从传统的50%-60% 提升到80%以上,甚至达到87%。

  在低碳发展要求日益强烈的今天,到底如何实现低碳?希望太阳燃料及其与化石燃料优化结合,能够为大家提供一个新思路,这也将是实现低碳能源的主要途径。

  (本报记者姚金楠/整理)

  以下是该媒体报道地址:

版权所有 © 88必发娱乐官方网站 本站内容如涉及知识产权问题请联系我们 备案号:辽ICP备05000861号 辽公网安备21020402000367号